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图文信息

  • 中城街道开展防灾减灾宣传活动 提

  • 中城街道开展生态资源保护、林区

  • 区委政法委领导到曹溪街道调研督

他受贿10.4亿元是周永康的8倍 怎么做到的?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8-03-28 20:30:45

  [文/观察者网 童黎]区区一个副市长,涉贪金额达10.4亿,是正国级贪官周永康受贿金额的8倍。张中生是怎么做到的?

  28日,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审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观察者网注意到,张中生落马前分管全市煤炭工作,人称“吕梁教父”。退休一年后,张中生也没能逃过调查。中国法院网报道显示,如今,他已成为十八大之后首位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贪官。

张中生案庭审图 图自@央视新闻

  张中生案庭审图 图自@央视新闻  16年的“收入”是周永康的8倍

  10.4亿是张中生创下的一项纪录。

  新华社消息,28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张中生以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经审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被告人张中生利用担任山西省中阳县县长、中共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

张中生案庭审图 图自@央视新闻

  张中生案庭审图 图自@央视新闻

  据观察者网不完全统计,这一数字远超目前网络上可查阅到的贪腐案涉贪数额。张中生浸淫吕梁官场16年的“收入”,与周永康的1.3亿几乎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报道还指出,在十八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两起受贿犯罪数额均在人民币2亿元以上,还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人民币8868万余元。

  单笔受贿金额超2亿元,张中生一下就实现了好几个“小目标”。

  此外,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他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能排挤市委书记的“吕梁教父”

  其实从判决书上,我们可以探得张中生的“生财之法”。

  张中生生于1952年,是土生土长的山西吕梁人,因出生在下属的中阳县而取名“中生”。

  1969年,17岁的张中生开始担任中阳县粮食局保管员,随后一路升至中阳县委书记。

  2003年,张中生升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及党组成员,第二年当上副市长,并于2009年进入吕梁市常委行列。

  直到2014年5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传来消息,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时,张中生已经退休了整整一年。

张中生在退休后开始修建的别墅 图自澎湃新闻

  张中生在退休后开始修建的别墅 图自澎湃新闻

  两年后,山西省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张中生。

  张中生一生都在吕梁打转,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据了解,吕梁是革命老区,也是“天下廉吏第一”于成龙的故乡。2002年至2012年,被称为中国煤炭产业的“黄金十年”。期间,盛产焦煤的吕梁市经济一飞冲天,张中生分管全市煤炭工作,成为某些人眼里的大红人,人称“吕梁教父”。

  巧合的是,去年大火的《人民的名义》中,原汉东省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的副局长恰好就叫吕梁。在剧中,吕梁耿直且有责任感,为反贪污腐败作出了重要贡献。

  但现实中的吕梁,却曾是众多贪官的落脚地,甚至可称作张中生的“一言堂”。

张中生 图自吕梁政府网

  张中生 图自吕梁政府网

  张中生被调查的第2个月,曾与他同期任职吕梁的前吕梁市委书记杜善学,也从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的位子上跌落,并于2016年被判无期徒刑。

  几个月后,张中生的另一位领导,曾同期任职吕梁的前吕梁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书长聂春玉也落了马。2016年10月19日,受贿4458余万的聂春玉一审被判15年。

  “侠客岛”称,前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说道,“我到山西工作后,把调查研究的第一站选在吕梁。实事求是地说,有的同志建议,吕梁情况复杂,第一站最好不去吕梁。”吕梁的复杂情况可见一斑。

  可以确定的是,吕梁的混乱与张中生脱不了关系。

  据澎湃新闻报道,多位中阳政商界人士透露,张中生堪称多位煤炭富商的“教父”,恰恰是吕梁窝案核心,连前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也受他排挤压制。

  张中生在中阳官场浸淫多年,当上吕梁副市长后又掌握煤炭大权,“一句话就能决定煤矿开闭或兼并”,借此获取暴利。

  报道援引知情人的话称,张中生“空手套白狼”,通过掌控煤炭安全生产关停和资源整合决定权,实际控制不少煤矿和煤企,以“权力股”巨额变现。

  2014年,一位熟悉中阳煤炭行业的时任中阳县局领导透露,中阳有40多座煤矿,约八成实际受张中生控制。而当地稍有势力不为其所控制的煤矿主,逢年过节送个几百万给他也是常有的事。“普通煤老板都是给张中生打工的,他很有可能有百亿身家。”

张中生被调查那年的中阳街景,运输车排长队 图自澎湃新闻

  张中生被调查那年的中阳街景,运输车排长队 图自澎湃新闻

  熟悉他的人还称,在中阳,张中生为官霸道成性,私仇必报,扶持亲信又不遗余力,“家庭医生做了县医院院长,家庭教师做了县长助理,看门的做了公安局领导”,完全左右官员“上下”。

  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继续追缴追查

  不过,如今的张中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身上除了“涉贪10.4亿”外,也只剩下“执行死刑”这个标签了。

  2007年最高法收回死刑复核权后,我国推行少用慎用死刑的司法原则。十八大以来,也少有贪腐人员被判死刑,情节严重者也多是被判无期徒刑或死缓。但中国法院网报道称,张中生成为了十八大之后首位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贪官。

  2015年,另有两名国企领导——湖南省高速公路广告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曙和原总经理胡浩龙,因分别受贿近2亿,数罪并罚被判死刑。二人之后提出上诉。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的贪腐官员被执行死刑还要追溯到2011年:原杭州副市长许迈永与原苏州市副市长姜人杰均于当年7月19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对张中生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不仅与涉贪金额有关,还考虑到了其他因素。

  28日,山西临汾中院负责人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具体到本案,被告人张中生不仅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同时,其又有索贿,利用领导干部职权插手煤炭经营、工程承揽等经济领域,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健康发展,案发后赃款赃物未全部退缴等特别严重情节,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

  本院综合考虑被告人张中生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依法对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目前,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的第一审判决尚未生效,宣判时已告知被告人如不服该判决,有权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如果被告人提出上诉,案件将进入第二审审理程序。如果被告人不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依法复核审,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才生效。

  除此以外,张中生案涉及的10亿余元赃款赃物也是媒体的关注点。临汾中院回答“追缴程序”的相关问题时表示,本次一审判决,就对被告人张中生作出了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判罚。

  目前,已查封、扣押被告人张中生犯罪所得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28亿余元,包括现金、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等。对于其未能退缴到案的3.5亿余元其他赃款赃物,将在判决生效后继续依法追缴。

  关于其他行贿人员,临汾中院回应道,对于其他涉案人员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或是否依法追诉,将由有关司法机关依法进行处理。

  据了解,涉及本案的有关单位和人员涉嫌行贿犯罪的,或已被提起公诉,或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与张中生关系密切的山西煤炭富商袁玉珠、贾廷亮也已被带走。